1300亿基金“顶流”刘格菘、傅友兴、张芊发声!2022年更考验基金

发布日期:2022-01-14 03:31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1300亿基金“顶流”刘格菘、傅友兴、张芊发声!2022年更考验基金经理的眼光…

  截至12月17日,上证指数从年初的开盘的3474.68点涨至3632.36点,涨幅为4.59%。看似平淡涨幅的背后,是波动较大的市场格局:市场轮动,周期、资源、新能源、光伏、军工等都有表现。

  在目前这个点位,如何总结2021年市场?2022年市场应该如何演绎?手握重金的“顶流基金经理”看法更值得关注。基金君发现,今日广发基金三大顶流基金经理——刘格菘、傅友兴、张芊罕见出声谈后市引起市场围观,而这三位基金经理合计管理规模已经突破1300亿。

  1、 明年市场的关键词应该是分化:行业之间、同一个行业上下游、同一个赛道的细分领域都会有较大分化,这也许是明年市场最主要的特点。

  2、 明年应该是更考验基金经理的眼光,更考验基金经理对产业格局理解的一年。

  3、 2022年,对全球比较优势不利的影响因素会逐渐淡化,所以核心还是要看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的竞争力有没有在过去一年有所提升,供需格局有没有变好。

  4、 只有长期投资,才能分享基金经理所创造的长期回报。过去的经验和数据都表明,长期投资的获利概率要比追涨杀跌高很多。

  5、 个人判断明年的市场应该是结构分化非常大的市场,明年选某一个单一赛道或者某一个行业的投资策略,可能性价比不会特别高。对于投资者来讲,一定要理解基金经理的配置思路,把钱交给自己信任的基金经理做长期投资。

  1、 预计2022年经济增速将平稳回落,明年A股上市公司整体的盈利增长或相对平淡。

  2、 随着原材料价格压力的下行以及经济增速的回落,货币层面有望保持相对宽松的局面。房地产融资最紧的时候即将过去,广义社融增速预计将企稳回升,这对股市的估值有望形成支撑。

  4、 今年由于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产业链的利润集中在上游;而明年产业链利润的分配会有较大变化。

  5、 今年受冲击较大的优势制造业、消费行业等公司,明年的盈利预计会有较大改观。

  刘格菘: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总结2021年的市场,我觉得是轮动。今年的市场,很多行业都有投资机会,但大部分投资机会都没能延续很长时间,周期股、资源类的股票、新能源汽车上游的材料、消费,还包括其他主题性的行情。总体而言,今年的市场呈现出精彩纷呈、快速轮动的格局。

  跟过去不一样的因素,今年是碳中和元年,政策刚出来,很多行业的预期发生了剧烈变化,导致这背后产业层面供需格局的预期也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这也导致某些行业的上游资源价格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上涨。很多情况都是过去投资中没有经历过的。

  刘格菘:我的投资框架是在供需背景下做不同产业的比较,今年的市场对我来说不是挑战,而是丰富。

  今年很多细分行业的爆发、轮动,很多微观行业、细分行业的供需格局在短期内发生了剧烈变化,导致某些行业上游的资源价格短期出现比较巨大的涨幅,带来这个方向上资产价格的快速上涨。

  从我的理解来看,这恰恰说明了我们应该继续沿着供需框架看每一个行业。现在很多人会从景气度的角度寻找适合投资的资产,景气度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景气度背后的推手是什么?我觉得是每一个信息变化、每一个政策变化,导致的大家对于行业未来供需格局预期的变化,这种变化会导致整个行业出现资产价格的剧烈波动。

  刘格菘:首先,从团队构成角度,我们有一批比较成熟的基金经理,有看科技出身,有看制造业出身,有看新能源出身,他们都是公司同一批研究员中最优秀的代表,从他们的知识结构、研究储备来讲,有自己的优势。

  另一方面,投资团队的沟通非常好,我经常跟基金经理讲,我们要做贴近产业的投资。2021年,我们跑了很多产业链上下游的公司,目的是希望向优秀企业家学习,争取站在企业家的角度思考行业未来变化的大趋势。

  这是广发基金投研团队的一个特点,我们会沿着产业投资的思路做贴近企业家的投资,投资期限比较长,选定看好的行业之后,可能未来两三年都会在这个行业做比较长期、比较专注的投资。这是整个团队在制造业、在科技方向上投资的特点。

  刘格菘:我觉得明年市场的关键词应该是分化:行业之间、同一个行业上下游、同一个赛道的细分领域都会有较大分化,这也许是明年市场最主要的特点。对我们来说,明年应该是更考验基金经理的眼光,更考验基金经理对产业格局理解的一年。

  行业配置上,我应该会延续自己在季报中提出的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这个方向,再做深入挖掘。今年虽然很多行业在轮动,但是看2022年,对全球比较优势不利的影响因素会逐渐淡化,所以核心还是要看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的竞争力有没有在过去一年有所提升,供需格局有没有变好。我自己的观点是看明年,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在公司的护城河、上下游产业链匹配能力上,竞争优势进一步强化,所以明年还是围绕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进行配置。

  刘格菘:第一点建议大家长期投资。只有长期投资,才能分享基金经理所创造的长期回报。过去的经验和数据都表明,长期投资的获利概率要比追涨杀跌高很多。

  第二点建议大家分散投资。我个人判断明年的市场应该是结构分化非常大的市场,明年选某一个单一赛道或者某一个行业的投资策略,可能性价比不会特别高。对于投资者来讲,一定要理解基金经理的配置思路,把钱交给自己信任的基金经理做长期投资。

  傅友兴:价值投资的鼻祖格雷厄姆,在他的《证券分析》这本书中讲到:投资是一种通过认真的分析研究、有指望本金安全并能获得满意收益的行为。我自己理解,这是价值投资的内涵。

  但是,在价值投资的做法上,表现形式是比较丰富的。比如,在格雷厄姆那个时代,他的选股标准是:股价要低于公司净有形资产的2/3。

  到了巴菲特,他的选股理念是偏好购买具有“特许经营权”的企业。特许经营企业的产品或服务是被需要、被渴望、无可替代的;这样的企业通常拥有经济商誉,能很好地抵御通货膨胀的影响。

  最近二十年,科技类企业给投资者带来的收益非常显著,所以比尔米勒、英国的Baillie Gifford资本等擅长投资科技股的投资人受到市场的很大关注。我觉得,他们是把将价值投资的外延作了进一步拓展。我们知道,许多传统的价值投资者通常投资很少的科技股;但是,过去的历史数据表明,科技行业具有创造巨额、持续的股东财富的能力。

  我觉得,投资科技股与价值投资并不矛盾。只是我们也认为,一般来说一个基金经理擅长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圈是相对有限的,有的擅长做深度价值,有的擅长买高质量的企业,有的擅长买科技股。

  傅友兴:股票和债券是二级市场投资的两大类基础资产。我们所处的经济环境是存在周期变化的,而随着经济周期的变化,在经济的不同阶段,都会有收益风险比最佳的资产。我们的股债平衡型产品就是基于这个认知,通过对股票和债券的动态平衡,努力去为投资者寻求基金资产的稳健回报。

  第一,是做好大类资产配置。我会从两类资产整体估值的角度考虑什么样的资产它的收益风险比是更高的,基于这个角度做好基金的股票与债券配置。我管理的股债平衡型产品,股票仓位一般是围绕50%上下波动。

  第二,在股票的行业配置上,基于各行业的供需景气和估值分析,做一个合理配置,保持行业相对分散,单一行业占比不会特别高。

  第三,在具体选股上,基于公司的商业属性、公司治理和估值,精挑细选优质企业。我的组合持仓通常以公司治理好、具有竞争优势、增长持续性强的高质量企业为主。

  傅友兴:第一,是看经济层面,个人预计2022年经济增速将平稳回落。一方面,今年是疫情冲击后经济恢复的第一年,明年的经济增长基数是比较高的;同时短期内消费和投资的增长可能难有大的起色;另一方面,近期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了“稳字当头、稳中求进”,我们相信会推出不少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基于这个经济增长预期,我个人预计明年A股上市公司整体的盈利增长或相对平淡。

  第二,市场流动性方面。随着原材料价格压力的下行以及经济增速的回落,货币层面有望保持相对宽松的局面。房地产融资最紧的时候即将过去,广义社融增速预计将企稳回升,这对股市的估值有望形成支撑。

  第三,看市场估值。目前A股市场估值分化比较大,一方面不少行业经历了2019年以来近三年的持续上涨,整体估值不算低,客观来说寻找低估资产的难度在加大。另一方面,金融地产等行业的估值比2018年底的时候还低。所以,我觉得市场不存在大的系统风险。

  让我们相对乐观的一点在于,今年由于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产业链的利润集中在上游;而明年产业链利润的分配会有较大变化。今年受冲击较大的优势制造业、消费行业等公司,明年的盈利预计会有较大改观。在这些行业里,我们觉得有不少积极的结构性机会。

  张芊:公募基金持有人的投资期限不一定很长,如果产品净值波动比较大,客户投资期限较短,可能持有基金的体验就不是很好。因此,对公募基金而言,取得长期回报很重要,控制组合的波动和回撤也很重要。

  所以,作为“固收+”基金经理,一定要把风险控制放在第一位,不要先想收益,这样才能做到稳健。我会比较积极主动地管理组合,只要市场有机会,积极去争取能赚到的超额收益。但积极的动作有两个前提:一是要契合产品的风险收益特征;二是积极的动作是有限度的,不是以提高风险偏好为代价博取高收益,而是寻找高性价比的投资机会,抓住市场给予的机会尽可能地赚取Alpha收益。因此,我的理念是不以风险博收益,追求风险调整后的最优回报。

  其次,资本市场具有不确定性,任何人都很难精准地去预期市场,所以一定要敬畏市场,要坚持产品的风格定位。假如它是一个稳健的产品,那么组合的权益资产敞口就不能太大,风险资产的配置比例就不能太高,不能说我们觉得现在很看好权益市场,就大幅提高权益资产的敞口。我们努力在做大概率正确的事情,但是有可能也会出错,所以我们要敬畏市场。

  再次,我们作为职业投资人,我们一定要敬业,要发挥主动管理能力,只要市场给我这个机会,要积极把握机会,赚到该赚到的钱。但是,我们也要意识到,有些事情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圈,就要少做或者不做,在自己能力圈内的事情要努力去做好。我是做债券出身,我的能力圈是依托自上而下的宏观研究去把握社会发展的方向,了解符合社会发展大方向的行业,做长期正确的事情。比如现在的大方向是制造业转型升级,人口老龄化等。因此,我们要借助宏观方向的判断,去投资于有利于社会长期发展的行业,去做正确的慢变量。

  张芊:2018年之后,保本理财产品陆续退出,中低风险偏好的客户选择“固收+”产品作为替代工具。他们希望年度收益达到5%以上,同时能把最大回撤控制在2%-3%左右。也就是说,他们希望获得稳健的回报,但又不想承受太大的波动。从那时开始,“固收+”基金经理开始将回撤控制作为投资目标之一,努力平衡收益与风险。

  如果产品净值波动比较大,客户的盈利体验会不好。普通投资者会在净值剧烈波动后赎回,往往会错过后续的净值上涨阶段;即使后期产品净值不断创新高,基金持有人也没有享受到长期的好收益。因此,我们会更加留意组合的波动,努力在不牺牲收益的前提下,把净值波动控制在目标区间。

  “固收+”策略开始流行,客户相对更看重稳健性,希望能较好地兼顾收益和回撤。因此,我在投资上也会适应产品特质的变化,追求风险可控的超额收益。不同风险收益特征的产品,基金经理在管理上必然有所不同。我追求的是风险调整后的最优回报。我要做的是结合产品的定位,在不同的风险水平下,尽最大可能做出好的成绩。